banner
2009年在汕尾
2020-02-04 17:2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客家人老杨:我很认同这种想法,对于我们河源而言,河源五个县都是贫困县,客家人的传统,都是愿意付出努力的,但是底子薄、基础设施差,大量的人口外流了,没有人生产劳动。如果能够将人留住,必须要有相应的产业配套。一个产业互相配套,我觉得就是连成一片了。另外,对留下来的一部分人也要适当的进行扶持,或通过政策引导让外面的人进入,设计偏远地区津贴类似这样的办法。

全国扶贫开发领域你要当好排头兵,这个排头兵怎么当,不少省份已经走在前面了,广东为什么落后了?我认为这里面还是认识问题,不是简单缺钱、资金投入的问题。

客家人老杨:我来自河源龙川,其实是贫困落后地区的典型代表了。在这次广东重点开发的贫困县里,整个河源市都是属于重点开发和扶贫地区。“双到”扶贫项目等我都有看到,真正落实下来我看到一个非常可喜的转换,原来完全是输血型的扶贫,现在慢慢有趋势向造血型扶贫转变。效果是有的,但是与期望值还是差得比较远。没有比较大范围地惠及到当地的村民。

刘文炎:广东的老区人口占1/3、面积占41%多。广东是经济强省,但几个老区现在还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问题主要在这几个方面:一个是经济基础很薄弱,财政收入难以支撑开支,可以支持发展、财政收入高的产业很少,第一产业中也有不少荒废了,大多数青壮年出去打工。再就是公共投资很少。公共服务分配方面,低保贫困农民只有50多元,群众收入普遍较低。资源配置非常不平衡。

【记者点题】通过对比广东省革命老区图、广东省扶贫开发地图、广东省粤东西北区域图。可以发现这三者绝大部分重合。所以老区发展的问题,也是扶贫开发的问题,更是粤东西北地区协调发展的问题。需要三者融合,统筹推进。对于广东的扶贫问题需要重新再认识了。

南方日报特别策划“全民打赢广东扶贫新一战”全媒体在线讨论会,邀请相关机构负责人、资深专家、扶贫一线人员、贫困地区网友深入思考和激烈讨论,为广东新一轮扶贫攻坚战投石问路。

客家人老杨:我很同意这样的观点。不发展,如果单单是帮扶的话,整体还是欠发达的。

【记者点题】新扶贫格局需要建立在连片扶贫开发的基础上,为当地找到区域产业发展抓手,解决经济发展内生动力的问题,才能从根本上实现脱贫致富。

刘文炎、古伟增、钟韶彬、客家人老杨(左一至右二)在全媒体在线讨论会上激烈讨论。

【记者点题】经过前几轮扶贫开发,广东已从绝对贫困到了相对贫困,在新形式下,过去点到点的精细化“双到”扶贫可能需要新一轮提升,需要由点及面更大范围地惠及落后地区。

钟韶彬:事实上,在4月28日的全省扶贫工作会议上,胡春华书记就提出用发展的办法解决贫困问题,这个论断具有丰富内涵。

在刚结束不久的广东省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新一轮扶贫开发宣告启动。

钟韶彬:我认为在新形式下,扶贫内容需要有大的拓展,包括与区域发展相协调,还有连片开发、整村推进,以及对县域经济的扶持发展。这些都是用发展的办法来培育贫困地区的内生动力,实现协调发展。现在我们要将规定动作完成好,另外还要政府部门和扶贫工作部门在区域协调发展和扶贫开发的结合方面统筹好,这样相互促进,才能真正为长远打下基础。区域协调发展核心是加快粤东西北发展问题、补短板问题,扶贫开发是一个重要的手段。

但是在新形式下,老区建设和扶贫开发的关系需要融合。一个是扶贫开发的主战场在农村、在革命老区,中央扶贫工作会议和十八大对深入推进农村扶贫开发的部署也要求将特殊连片的贫困地区作为重点,实际上老区也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从这个角度来看,扶贫开发在某种意义、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老区发展的问题,同时更是一个区域协调发展的问题。

在内容上有拓展、思路上有创新、扶贫手段上要再提高。广东的贫困问题是什么,用什么样的方法去解决,要有再认识,包括对措施政策的再思考,需要有一个统筹。“双到”扶贫有它的优势,也的确取得了很大的成效,这是需要充分肯定的。但是在目前这个阶段,谈广东的贫困问题,我觉得有一个再认识的问题,对广东的扶贫措施有一个再思考的问题。

上月月中,南方日报推出系列报道《广东老区发展忧思录》(上下篇),文中首次提出将老区发展、扶贫开发、区域协调发展统筹的新思路,在社会引起较为强烈反响。在新的民意呼唤和新形势下,广东的扶贫开发需要在新扶贫方案的指导下适应怎样的新形势?需要哪些新思路?

古伟增:我参加了两轮扶贫,2007年在潮州,2009年在汕尾,这两个地方都是革命老区。几年下来我的感受是,如果他自己不想发展,是硬搞不出来的,要他自己想发展。

刘文炎:一路过来广东的扶贫开发我觉得都是好的,都是从实际情况出发的。现在我更看重的是项目开发和产业扶贫,这真正能够将整个地方带动起来、搞活起来。当然基础设施需要政府和社会帮忙。为什么大家要去老区?除了在税收和土地上给予优惠,还需要人才和科技等方面的政策。

古伟增:我在汕尾扶贫时遇到过一个奇怪的事。我申请拉网线,农村的资费比城市里贵得多,他说线路长。农村一年需要1690元,而广州只需要130元一个月。其实,这种信息化基础建设还是应该通过政府来解决,而不是让农民个人解决。

古伟增:扶贫开发和区域发展,刚才各位嘉宾讲的都不矛盾。我感觉扶贫开发是一个点,将每一个点都搞好了,粤东、粤西、粤北这三片就可以连起来,怎么连要根据每一个地方的具体情况,这里适合种蔬菜,隔壁几个村差不多,扶贫开发组就可以从镇和县这样来做,形成规模优势。县里、镇里要有一个规划,不能说只考虑一个村,因为量太小了。现在,落后地区的基础比较薄弱,政府还是需要有一些倾斜政策,确实能搞的东西,通过论证,不要害怕失败。

【记者点题】这些事例说明,落后地区发展需要先填平发展鸿沟。落后地区处于劣势,单纯依靠市场资源配置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时需要先将鸿沟拉平,摆放在同一起跑线上才能谈发展。

钟韶彬:这跟我们之前的扶贫思路有关系,“双到”时都是点到点的精细化扶贫,所以重心可能是点,而不是惠及式、大范围的扶贫方式。广东的扶贫开发大概经历了两个过程,一个是八七攻坚阶段,这是2000年前。2000年后是十年纲要的执行阶段,发展山区、十大民生工程,应该说这项决定对贫困地区、欠发达地区,包括老区发展都有一定程度上的促进和推动。

●现场嘉宾:刘文炎:广东省老区建设促进会副会长古伟增:广东省优秀扶贫干部、广东省审计厅工会主席钟韶彬:广东省扶贫开发协会秘书长客家人老杨:河源市龙川县网友

钟韶彬:最近有一个医院要承担新农保,他愿意拿出自己的一部分收益为3个镇、150个农户提供免费的检测和生育方面的全程服务。开展这个工作要拉通网线,但为了这条网线,他们自费花高价不算,还要逐一疏通关系,大半年都没有搞定。这就会造成,我想做一点好事,但要到处求人,这样可能会让想做事的人做不成,最后心灰意冷。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whfps.cn 版权所有